难忘妈妈那双手作文

时间:2019-11-09 推荐访问:关于母亲的作文

  我不喜欢妈妈,她太唠叨。而且那种唠叨,不是那种关心的唠叨,那是一种责备的唠叨。虽说“爱之深,责之切”但是,我还是无法忍受,我没有办法把它转化成一种爱。我做不到!

  老妈总是喜欢挑我的毛病。例如前几天下午老妈回到家后······“你看看你看看,叫你拖个地你拖成什么样了,地板那么湿,你没吃饭啊!还有这里······脏死了,真不知道你的眼睛是干什么用的!”

  哎,要不是我早已习惯这种生活,我早顶嘴了,依我的性格,我能忍?当然,还有另一个原因,就是我答应过爸爸凡事都要让妈妈,毕竟她也是我妈。所以每当碰到这种事,我都习惯把它当耳旁风,一吹就过便是。她爱念不念的,关我什么事?

  其实那一次我有拖地的,只是刚拖完,没那么快干。至于那点脏,是妈妈回来的时候忘了换鞋,给踩脏的。所以呢,我没错!

  那天下午,吃饭的时候。我突然发现老妈的右手食指上贴着一块很不起眼的创可贴,里面渗透着一丝丝红色的什么。我不经意地问了一句:“妈,你的手怎么啦?”当时我头也不抬,继续吃我的饭。妈妈也低着头,淡淡地回答道:“没什么,就是工作的时候,被缝纫机钉到了,指甲裂了而已。”

  这时候,爸爸发话了:“孩子,***妈是手受伤了,以后这几天洗碗或者洗衣服等这些活就交给你吧。”我抬头望着

  爸爸,微微笑:“嗯,我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
  第二天,放学回到家后,我想起了爸爸交给我的任务,便直奔到那边浴室去了······

  到了那里,我却没有看见什么所谓的脏衣服。衣服哪儿去了?我想到衣服可能在洗衣机里泡浴,所以就打开了洗衣机,却惊讶地发现里面什么也没有。

  衣服哪去了?难道它长脚了?自己跑了?

  找了好久,终于在阳台上找到它们,可它们已经安逸地啊那儿享受阳光浴了。

  奇怪?是谁那么好心?肯定是爸爸!不对啊,爸爸不会洗衣服,还有,他不是说让我洗的吗?那是弟弟?嗯······不可能,他那么懒,怎么可能帮我!那是谁呢?我想破了脑袋也没能想出个头绪来。

  这时候,弟弟从身边经过。我一把抓住他的手,问:“爸爸不是说让我洗衣服的吗?怎么······是谁帮我的?难不成是你?”“却~我什么时候那么勤奋啦!再说,给你洗了有什么好处?”“那是谁啊?”“是妈妈啦。我叫她不要洗可她却说什么你的手对洗衣粉过敏,不能让你洗。”

  什么?是妈妈?我震住了。两行泪缓缓从眼眶中流出,坠落,滴在我的心上,浸泡了整颗心。

  妈妈的手不是受伤了吗?怎么还能洗衣服?她,不痛吗?还说什么我的手对洗衣粉过敏,不让我洗。这个傻瓜,笨蛋!

  弟弟站在一旁看着我无助地哭泣,显得有点惊愕和束手无策。

  记得几年前妈妈叫我洗衣服,我洗完之后抬起又红又肿我双手举到妈妈面前,从那以后,妈妈就再也没让我洗过一次衣服。可我,我却一而再,再而三地跟妈妈作对,我真是该死。

  那一刻,我错了,明白了,想通了,也决定了,我发誓:一定要做一个妈妈喜欢的乖女儿,不让妈妈操心,不让妈妈受苦受累。至于那种唠叨,也许是爱的另一种诠释吧!也或许是妈妈太累了。

  一会儿,妈妈回家了。我小心翼翼地为妈妈拿来一双拖鞋换上。“妈,你回来啦。”我微微笑地看着妈妈,她的脸上洋溢出一种惊讶和喜悦的灿烂。“嗯,我回家了,饭煮好了没有?”妈妈轻轻地抬起那只受伤的手放到我的肩上,我看到了原本就不怎么样的创可贴被水浸烂了,变得异常的刺眼。那种刺眼的红色布满了创可贴的边缘,刺痛了我的心。我把手轻轻盖住妈妈的手背,那手是凉的。当时我真想把指甲的体温传到妈妈的手上,直至她的心底。

  “痛不?我去给你拿药······”

作文投稿
友情链接:五星彩票平台  8号彩票官网  博盈彩票手机版  8度彩票app下载  lianzhonggjg.com  华夏彩票平台  苹果彩票网  8度彩票平台  三星彩票app下载  苹果彩票导航